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新闻中心

汶川地震11年了,新房已重建,心房呢?
发布时间:2019-06-10

汶川地震11年了,新房已重建,心房呢?

  汶川地震11周年特别策划.  “房子轰隆隆垮下来,爸爸妈妈一下子就不见了……”“我双腿没了,一条手臂也截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夺取了数万人生命,灾难的痛彻心扉让我们不敢忘却,也不应忘却,生命是如此之轻,又是如此之重,珍惜当下,好好活着。

  11年过去,废墟上已建起坚固的新房,“心房”仍在一点点修复。   “我是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莫雷,从事心理学专业教学及科研工作已40余年。 ”莫雷,他曾是汶川地震华师心理援助队长,并在2008年获得“广东省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出发!”汶川地震发生后一周,华南师范大学响应号召,动员心理学院师生,仅用一个下午就组建起28人的专业心理援助队伍奔赴震区。   这是一场治愈心灵的“出征”,一出发就是11年。   “11年前,我们是最先进入震区的心理援助队之一,现场可以用‘惨烈’来形容,到处都是崩塌的楼房和受灾的群众。 ”莫雷回忆。   汶川地震发生后,人民群众自发组成各种援助队伍,有灾后重建的,有物资运送的,其中最大规模的就是心理援助队伍。 “这是我国重大灾难后,第一次有大规模的心理援助队伍迅速涌入。

”莫雷回忆,正因为没有先例可循,所以专业队伍的及时介入更为重要。   在地震中受伤的,除了人的身体,还有肉眼看不到的心灵。

人们经历不幸事件,可能产生心理危机,情况严重者直接进入心理病变状态或者危机状态。   一名8岁的小女孩,莫雷第一次见到她时,脸上目无表情,只会用摇头、点头回应。 莫雷说,小女孩目睹父母在灾难中去世,受到严重打击,只说:“我爸爸妈妈去外地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  这种情况在心理学上称为“否定”,是最严重的阶段。 面对这个棘手的情况,莫雷和队员持续开导,通过不同的方法用心鼓舞、耐心引导,逐渐打开了女孩的心扉,终于,她嚎啕大哭地讲出自己所目睹的惨烈情况。

莫雷告诉她:“我们华南师范大学、四川人民、全国人民都会关心你的成长,有我们关心你,孩子别怕。

”  应对儿童、青少年的心理问题,首先要让他们愿意倾诉,“要让他们把心里的情绪释放出来,这样才有可能把伤痕抚平”,莫雷说。 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得到周围的支持,获得一种内在力量,让他们重振对生活的信心。

  无限接近绝望是什么感觉?  “孩子来了,她也不想见,不想活了。

”  在接受援助的人群中,有一位地震受灾者至今仍和莫雷团队保持联系。

“那年她30多岁的年纪,伤势非常严重,膝盖以下的双腿、左手都已经截肢,整个人只剩下一只手和身体。

她觉得自己是个废人了。 ”  莫雷团队为了让她得到更好的治疗,将她从灾区接来广州,并且让小孩和丈夫也陪在身边,经过各方面疏导,这名女士不仅走出了阴霾,还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标。

  心理重建已是不易,出院后,她重回当地,还牵头组织起一支心理救援团队,帮助更多和她一样有着相似经历的人。   “我们震后还连续去了3年,并建立了4个心理工作站。 团队中的范方教授还对灾区的心理修复情况进行了科学研究与分析,跟踪时间长达11年。

”莫雷补充道,派去支持心理修复救援工作的最好是同一批人,他们对“地震创伤”也最为熟悉。

  曾经地动山摇的伤痕,生离死别的哀恸都随着时间沉淀下来。

  有了第一批汶川地震援助经验后,华南师大的心理援助逐渐系统化。 在莫雷团队的努力下,截至2018年5月,华师向四川共派出23批300多人参与援助工作,救援人数多达数千人。

  “灾难是无法避免的,做好准备工作尤为关键。 现在国家在震后心理救援方面做得很好,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很多应急队伍。

”  经过了汶川地震,从政府部门到全社会都对灾后心理学有了更明确的认识。 国际上开设有《灾难心理学》课程,暨南大学也成立了灾难应急专业。   “人们对心理救助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心理救助在重大灾难中,甚至在日常小事上都起着重要作用。 ”  莫雷表示,开展心理修复工作是建立国民自尊自信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我希望每个年轻人都能提高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培养良好的心态,从容应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变得越来越坚强,提高幸福感。

”  【支持单位】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统筹】陈海燕张由琼王良珏吴少敏  【策划】唐嘉欣李珩丹  【采访】姚瑶实习生曹颖  【摄影、摄像】实习生徐杰  【剪辑】莫丽婷  【设计】黄泽伟郑炜良  【校对】胡柔群  (视频拍摄已征得同意)编辑:杨雪。

上一条:纸黄金,多头上攻 纽约2月期金周四上涨[纸黄金[www.zhijinwang.com]黄金价格] 下一条:宁德市政协委员“进社区、进企业、进农村”工作侧记

欢迎访问宠物市场

宠物市场www.34474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