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新闻中心

看下80版和70版的区别
发布时间:2019-06-10

看下80版和70版的区别

  我把车开进木制的寨子大门停下,粗略看看面前的寨子大概是处在一个缓坡上,我左手边的坡地上是密密麻麻的木楼,面前是一条石板路,右手边是一排单层的木屋,但也是建在高高的石台上。

  有很多穿着紫色和黑色的民族服饰的人或坐在台阶上,或站在路边看着我们。 老汪自作聪明的说那些女人戴着好多银饰,我们应该到了一座苗寨。   我们都表示赞同,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座侗寨。

  老汪自告奋勇的下去问路,过了很久才回来,上车就大声嚷嚷:我艹,你们快看墙上的标语。

  我们都很奇怪,顺着老汪的手指方向看过去,见到路边的木墙上刷着白色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伟大领袖XXX万岁!等XX时期的标语。

  老汪用力的拍我的肩膀,鸡冻的说:刚才那个老头说这里很多年年没开上过来汽车了,还问我文化大革命现在咋样了,我们怕是开进世外桃源了啊!  我们面面相觑,觉得老汪估计是疯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准备下车去问,花猪姐的那个闺蜜拉住了我不让我下去,劝我们不要乱问了,少数民族忌讳很多,语言又不太懂,人生地不熟的,快点走吧。

  于是我也打消了去买点纪念品的念头,按照老汪说的,沿着面前的这条路,穿过寨子下山。

  不宽的石板路两边,不断的有人出来,站在那默默注视着我们的车子缓缓开过,感觉就像电影里穿过敌占区,让人没来由的紧张。   开出寨子,我们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   下山的路更加难走,我不断在空挡和一档之间切换着,刹车点的腿肚子直哆嗦。   天色已经半黑时,开到平地上了一条水泥路,真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尽管车里空调的温度打的很低,但我是真的感觉裤子都是湿的,屁股仿佛都黏在可椅子上。   开了十几分钟,有了人烟,我们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小超市门口下车去买水,超市的老板娘,一个年轻少妇告诉我们,这里已经归全州管辖了,在往前开三十里就进入全州县城。   买东西的间隙,我随口和老板娘打听着当地的风土人情:前面那座山上的苗寨不是归你们全州管吗?  老板娘一脸的迷惑:哪座山的苗寨?我们这里没听说有苗寨啊。   我指着我们来的方向:就是那座山啊,我们从那座山翻过来的,路过了一个苗寨。

  老板娘突然大声叫了起来:你们是翻山从那个侗寨过来的?  我们都被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着老板娘:是啊,我们这是才下山到你这,怎么了?  老板娘:那是个侗寨,以前死了很多人,剩下的都迁下山,政府统一安置了,我们本地人没人敢从那个寨子里走。   我简直难以置信:不可能啊,我们中午到那个寨子,住着好多人啊,我们还问路来着呢。

  老汪连忙附和:是啊,我去问的,一个老头还和我说哪里好多年没看见过汽车开上去的。   老板娘也激动起来,从摆烟的小柜台后跑出来到了门口,指着远处的山问:你们说的是那座山?  我们也跟过去,看了看确认:是啊,就是那座。   老板娘不理我们,又跑到后门边朝里面喊,一个男人抱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应该是老板娘的丈夫。

  两个人用本地话快速的说着什么,不时的看看我们,我们傻站着,不知道怎么个情况。   少顷,那个男子走过来,用生硬的普通话又问了我们一遍老板娘问过的话,然后和我们说了他老婆为什么如此惊讶的原因。   从男子口中,我们得知,那座山上有个侗寨,因为路不好走,也不通电,八十年代政府为了落实民族政策,派人上山动员寨子搬迁。   动员了很多次,但寨子里的族长和几个老人都不愿意,但一些年轻人却想下山到城里居住,某个年轻的干部偷偷说服了很多年轻人,然后又强行召开大会,想迫使做主的老人答应。

然后,一个老巫医生气了,念咒语想给这个干部下咒,结果被另一个同去的政府人员无意看见,不知道那个工作人员是不是知道内情,反正那个干部推了老巫医一把。   侗族的巫医下咒语是很严重的事情,在过程中绝对不能被打扰,被人一推,老巫医的咒术被打断了,后面的细节没人知道,反正后果就是,老巫医死了,去做工作的四个工作人员回到家也相继死去,寨子里死了二十多人,包括老巫医和族长,甚至还有几个小孩子。   寨子里的人被迫搬迁,那个寨子也被遗弃了。 所以,我们所说的看见很多人,还向人问路等,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我们傻眼了。

感觉背脊发冷,花猪姐哆哆嗦嗦的说着:不可能啊,就是见鬼也不可能大白天的见鬼吧.  回忆当时,我们是有些怕,但并没有达到恐惧的地步,因为我们都坚信,青天白日的,不可能有什么鬼怪,更多的是怀疑这对小夫妻所说的寨子和我们路过的不是同一个地方。   直到从北海返回的一个月后,为了验证这个事情,我和老汪,还有我前大舅子,以及一个在武警部队的朋友,按原路重新走了一遍,再一次进了那个寨子。

  同样的寨门,同样的进门就看见那棵大树,同样的木楼,木屋和木墙上的标语,一切都和上次样,不同的是,木楼木屋已是一片破败,寨子里没有一个人,静的只能听到我们彼此的呼吸。   老汪蹲在上次他和那个老头问路的地方很久站不起来,听我大舅子说,我当时的脸色白的像个死人。

  后来我们又去了一次,十几个人,在寨子里转了很久,所有人都说,这里肯定是很多年没人住过了,我们一定是搞错了地方。

  可是我们知道,绝对不会几个人同时弄错,也不可能有如此相同的两个寨子。

何况,从那个工地简易小卖店转过来,根本没有第二条路。

  这件事给了我相当大的触动,让我从一个混不吝的愣头青变得有所敬畏,无论科学家怎么解释,但对我自己来说,我开始相信,冥冥中有我们无法了解的另外一个世界。

上一条:销量垫底,投诉数量却跑到第一,法系车的质量真有这么差吗? 下一条:梦见暗恋情人 周公解梦

欢迎访问宠物市场

宠物市场www.34474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