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新闻中心

《半生少年》直播贴 上海--西藏 纯徒318全程
发布时间:2019-06-11

《半生少年》直播贴 上海--西藏  纯徒318全程

  3月24日徒步上海-西藏第24天  自由意味着责任,正因为如此,多数人都惧怕自由——萧伯纳  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塾师老汪  老汪在开封上过七年学,也算有学问了。

老汪瘦,留个分头,穿上长衫,像个读书人;但老汪嘴笨,又有些结巴,并不适合教书。

也许他肚子里有东西,但像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

头几年教私塾,每到一家,教不到三个月,就被人辞退了。   人问:老汪,你有学问吗?  老汪红着脸:拿纸笔来,我给你做一篇述论。

  人:有,咋说不出来呢?  老汪叹息:我跟你说不清楚,噪人之辞多,吉人之辞寡。

  但不管辞之多寡,学堂上,《论语》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一句,哪有翻来覆去讲十天还讲不清楚的道理?自己讲不清楚,动不动还跟学生急:啥叫朽木不可雕呢?圣人指的就是你们。   四处流落七八年,老汪终于在镇上落下了脚。

  老汪的私塾,设在东家老范的牛屋。 老汪亲题了一块匾,种桃书屋,挂在牛屋的门楣上。

老范自家设私整,允许别家孩子来随听,不用交束倚,自带千粮就行了。

十里八乡,便有许多孩子来随听。 由于老汪讲文讲不清楚,徒儿们十有八个与他作对,何况十有八个本也没想听学,只是借此躲开家中活计,图个安逸罢了。

但老汪是个认真的人,便平添了许多烦恼,往往讲着讲着就不讲了,说:我讲你们也不懂。

  如讲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徒儿们以为远道来了朋友,孔子高兴,而老汪说高兴个啥呀,恰恰是圣人伤了心,如果身边有朋友,心里的话都说完了,远道来个人,不是添堵吗?恰恰是身边没朋友,才把这个远道来的人当朋友呢;这个远道来的人,是不是朋友,还两说着呢;只不过借着这话儿,拐着弯骂人罢了。 徒儿们都说孔子不是东西。

老汪一个人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老汪教学之余,有个癖好,每月两次,阴历十五和三十,中午时分,爱一个人四处乱走。

拽开大步,一路走去,见人也不打招呼。 有时顺着大路,有时在野地里。

夏天走出一头汗,冬天也走出一头汗。

大家一开始觉得他是乱走,但月月如此,年年如此,也就不是乱走了。

十五或三十,偶尔刮大风下大雨不能走了,老汪会被憋得满头青筋。 一天中午,东家老范从各村起租子回来,老汪身披褂子正要出门。

两人在门口碰上了。 老范想起今天是阴历十五,便拦住老汪问:老汪,这一年一年的,到底走个啥呢?  老汪:东家,没法给你说,说也说不清。

  这年端午节,老范招待老汪吃饭,吃着吃着,又说到走上。

老汪喝多了,趴到桌角上哭着说:总想一个人。

半个月积得憋得慌,走走散散,也就好了。

  这下老范明白了:怕不是你爹吧,当年供你上学不容易。   老汪哭着摇头:不会是他。   老范:如果是活着的人,想谁,找谁一趟不就完了?  老汪摇头:找不得,找不得,当年就是因为个找,我差点去了命。   老范心里一惊,不再问了,只是说:大中午的,野地里不干净,别碰着无常。   老汪摇头: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又说:碰到无常也不怕,他要让我走,我就跟他走了。

  老汪的老婆叫银瓶,银瓶不识字,但跟老汪一起张罗私塾,老汪嘴笨,银瓶嘴却能说,但她说的不是学堂的事,尽是些东邻西舍的闲话,嘴像刮风似的,想起什么说什么。

人劝老汪:老汪,你是有学问的人,你老婆那个嘴,你也劝劝。   老汪一声叹息:一个人说正经话,说得不对可以劝他;一个人胡言乳语,何劝之有?  路上有很多困难如何解决我都没有记录,因为假如我将这些全部记录会让真正要徒步的人少很多乐趣。

  今天总结:33公里,30元。             。

上一条:浦东潮事 为全国第一个保税港区观风看雨,就是她! 下一条:调查显示过半消费者曾经被“杀熟” 相关企业均否认

欢迎访问宠物市场

宠物市场www.34474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