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新闻中心

胸有朝阳(引言)——从暗流涌动的金融风暴说起
发布时间:2019-06-11

胸有朝阳(引言)——从暗流涌动的金融风暴说起

  胸有朝阳引言  从暗流涌动的金融风暴说起  文学政论文东方欲晓著  引言  我是标准的属于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又是和改革开放同步成长的那代人。   搭上老三届的末班车的我,1969年知青下乡,也许是表现好和出身好的缘故,两年后当兵,在革命的大熔炉里面服役五年。 先入团、后入党,转业之后进工厂,走在金光大道上。

遗憾的是,由于家庭条件所限制,父母年迈,没有上大学。 如果不是工作后带薪上了电大,也就是个初中生;不,初中一年级。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只能算是个草根阶层。

  2012年,年满六十岁退休。

那时民间对改革开放议论纷纷,腐败横行。 我突发奇想:如果毛主席还健在,他对改革开放不知会有怎样的看法对现实会有什么看法期望能在网上看到一篇这样的文章。

  可惜,一年多过去了,没有看到。   又发奇想,自己不能写吗  有个红歌会网站,很适应发此类文章,我就抱着尝试的态度,写了一篇。

也许是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也许是成竹在胸,一挥而就。 投了上去,等待结果。 标题叫作《在天堂,邓小平见到了毛泽东》,体裁是,梦幻连续剧。   等了两天,也就是2013年的7月14日,这篇文章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网页上。

  好家伙,一时热评如潮,除了官方网站之外,其它各大小民间网站纷纷转载,点击量荣登榜首。

当然,也出现了不同声音。   这很正常。

关键问题是,有网友误认为我就是生活在毛邓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续写。

这一下好了,一发而不可收,半年之内,陆陆续续写了十六集。

  拙作在网上流行了三、四年。

这中间,云卷云舒,潮起潮落,阅读量、转载量无法统计,有褒有贬,毁誉参半;睁着左眼看,有点偏右;睁着右眼看,有点偏左;但总体来讲还是吸人眼球的。

跟贴的评论要有几千条吧,就像手抄本一样,有网友热情地进行增删、修改,还配了插图,我也不计较版权了,有了多种版本;有专家学者在市委党校的课堂上,引用了拙作中的片段;有人制成了音频;还有人联系拍小电影;更有两位热情的资深老作家和民营企业家,向最高层推荐文中的改革举措等等,不一而足。

鼎盛时期,在百度上达到几千个词条,虽经多次删除,至今(2019年),还可以查到个别词条。

香港报纸也配上了大插图进行连载。 南京有个西祠胡同阅海观澜讨论版,有我一群粉丝,他们在北京一位知名作家的主持下,在网上进行过一场研讨会。

  香港文艺出版社在内地的代理商联系上我,商议出版事宜。

我同意了,那位代理商踌躇满志,志在必得。

谁知在香港一上市,被要求下架。

尚未发行,胎死腹中。   我也在内地联系了出版社,总编看过之后,答复:政治上没有问题,但须层层审批,恐怕要到最高层,申报费还不菲,结果还不得而知。

就此打住。   以上是个由头,由此我萌发了一个想法,写一本能发行的书。   对于《在天堂……》中的片段和观点,我会在本书中再现和重演。   想写一本书,要具备以下条件:  1、好写。

我经常看到一些作家的创作谈,里面往往有进入到创作的痛苦期的说法。 不,不能痛苦;我应该轻松愉快的写;就像《在天堂……》的创作一样,是个愉快的过程。   2、深刻。

作家是时代的秘书,不深刻不足以留下足迹。

  3、可读。

这实际是个先决条件,没有可读性谁去读你的书呢  这也是我打发时间的一种消遣方式。 1952年生人,今年六十有七,往下谁知道活到多久呢就这样每天三饱一倒吗父母给了自己这个身躯和灵魂,总不能到世上白走一遭吧应该留下点东西。

不说写多长时间,也不说写多少字写到啥时候算啥时候,觉得可以发表了,就联系出版社。

  我这一生,到目前为止,总结一下,可以概括为四不像:半个作家,半个法官;半个律师,半个记者。 为什么是四个半我在正文中会有交待;也会围绕这四个半展开写作。   而我写这本书,其要点是想围绕一场暗流涌动的金融风暴自2014年11月份开始,至今还没有消停迹象的金融风暴,虽是地下的、却是席卷全国的金融风暴来展开。

为什么说是暗流涌动因为媒体至今对此几乎是集体失声,官方报纸和电视上仅仅是出现了几个字:拒绝高利诱惑,远离非法集资;政府财政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但这却是一个有工、农、商、学、兵各界人士参与,有政府工作人员,公、检、法人员,有教授、医生、作家、律师、纪检监察干部参与其中的一场大的金融风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群众运动,在历史上能成为空白吗我是事件的亲历者,而且是深度的参与者,有责任,有必要在历史上留下一笔。

如今网络这么发达,不需要再爬格子了,敲敲键盘即可;也不需要到图书馆去查阅资料了,打开网页即有。

如果不留下点东西,真的对不起这个社会和这个时代。   毛主席说:批评要有证据,说话要注意政治。 作为半个记者,我知道新闻的真实性;作为半个法官,我更懂得证据的重要性;作为党员,我懂得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作为共和国的公民,我更懂得一个公民的义务和良知。   通过对于本事件的叙述、描述和论述,我最终想探讨的话题,却是至今未有明确的一个世界性话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用什么体裁呢纪实文学政论著述抑或合二为一至今没有想好。

信马由缰吧。

  我最近看到了梁晓声的《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2018年增订版,这本书没有被禁,我就以此为尺度,掌握好分寸写吧。   这本书之所以取名为《胸有朝阳》,我这个人是个乐天派,遇到什么事情总往好处想,总相信前途是光明的。

上一条:山西证券汇通启富在线交易软件最新下载 下一条:与改革开放同行——“父子港商”的深圳经历

欢迎访问宠物市场

宠物市场www.344747.com